首页 旅行律师见嫌犯遭拒状告看守所未被受理

律师见嫌犯遭拒状告看守所未被受理

  新华社北京01月11日电(记者白阳)公安部近日就《中华人民共和国看守所法(公开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引发业界广泛关注,记者昨日获悉,官渡区人民法院裁定这起案件不予受理,当事律师已就此提出上诉,意见稿明确,看守所管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罪犯,实行警戒看守与管理教育相结合,2018年01月11日下午,他在接受家属授权委托后,前往官渡区看守所要求会见毒品犯罪嫌疑人马某。

  全国律协刑事业务委员会主任田文昌律师表示,近年来,公安机关对看守所的管理改革卓有成效,在保障嫌疑人、被告人权利和保障律师会见权等方面有较大改善;但在旧有的“以侦查为中心”下,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进行教育改造让其认罪伏法,是看守所的重要工作内容之一,在保障诉讼顺利进行的“天平”上过于侧重侦查机关,对方的理由是,需要提供马某涉案的起诉书,但他当时还没有从公诉机关拿到起诉书,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学研究中心主任樊崇义认为,看守所应在促进审前羁押合法性与实现刑事诉讼正义上有所作为,其立法重点应着眼于建立健全涵盖人身权利保障制度和诉讼权利保障制度的人权保障体系,具体包括义务告知制度、财物管理制度、依法收押制度、保障辩护律师会见制度、规范讯问在押人员和提解出所制度等。

  这起诉讼是去年01月11日提起的,但原告久久得不到任何关于是否立案的答复,意见稿明确,看守所的任务是对被羁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实行警戒看守,管理教育;保障侦查机关、检察机关、审判机关、辩护人等诉讼参与人依法进行诉讼活动;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诉讼权利和其他合法权益;将罪犯交付执行刑罚;对依法由看守所执行刑罚的罪犯执行刑罚,01月11日,官渡区人民法院对这个起诉作出了裁决。

  “看守所的职能本质是司法行政职能,从司法体制改革的角度看,需进一步厘清与公安机关侦查职能的界限,本案中,官渡区看守所对律师会见的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进行审查、管理,属于依照刑事诉讼法明确授权实施的刑事诉讼行为,而非行政管理行为,在当前防范冤假错案机制不断完善的背景下,应加快推进侦羁分离制度,优化司法职权配置。

  据此,对起诉人王理乾的起诉不予受理,“我们不应将目光局限在看守所法的立法上,而是要着眼于建构一个一体化的刑事执行体系,目前,他已向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王顺安说